免票政策致游客爆满 黄山:启动应急预案 增派志愿者


理查德进了大楼后,和看门人交谈了几句,看门人问及他的工作,理查德如实告知。随后,他就去了医院上班,那是他以前工作过的地方,他觉得就像在家里一样亲切熟悉。

24小时内,Peter Antevy的这条推特收获3600多条转发,在回复留言时,他表示,自己出现上述症状是在一月份的第一个星期,他还透露患病时人在美国。

理查德星期六和星期天都在他哥哥的公寓里过夜,并没有发生任何特别的事情。但周一下班回来后,他震惊地发现自己被赶了出来。看门人告诉他,他得收拾东西走人。

新华社华盛顿4月5日电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5日发布的全球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全球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首次超过10万例,累计确诊病例数已超过120万例。

杨占秋认为,Peter Antevy 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,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,而不能肉眼判断。不过,对于留言者“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”的说法,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,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“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”,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,“就好像一条长矛,只配特定的一面盾。” 根据Peter 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,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.8%,特异性达到98.7%。

理查德担心,如果他透露了地址,他哥哥日后在处理这套公寓时,会遇到不必要的麻烦。

“一月份,我病得很重(像流感一样,但情况更糟),连续两天没有入睡,几乎要进急诊室。我不知道那是什么,今天,我检查了新冠病毒抗体的状态……显示IgG+(过去感染的迹象)。心情复杂,明天将重新测试。”

理查德不得不收拾行李,另找了个地方住。但他仍对大楼物业的决定感到震惊,因为楼中近300套公寓似乎都处于空置的状态,"那幢公寓就像是个空楼。有钱人都走了。"

《纽约时报》就此事联系了公寓大楼的管理方,但并没有得到回应。不过应理查德医生的要求,《纽约时报》报道这件事时对这幢大楼的地址进行了保密处理。

图:Peter Antevy表示自己在1月份第一个星期出现疑似症状,一些网友也表示自己曾经在那时出现过相似症状。